主页

“定价一定在大众可接受范围内”

  科技部社会发展科技司副司长田保国在发布会上介绍,目前我国新冠疫苗研发工作总体上是处于领先地位,已经有13个进入了临床阶段。其中灭活疫苗和腺病毒载体疫苗两种技术路线个疫苗进入了三期临床。4个进入三期临床试验阶段的疫苗总体上进展顺利,截止到目前共计接种了约6万名的受试者,未收到严重不良反应的报告,初步显示了良好的安全性。

  国药集团董事长刘敬桢则表示,目前,国药集团中国生物所属的北京生物制品研究所和武汉生物制品研究所这两款灭活疫苗现在正在阿联酋、约旦、秘鲁、阿根廷、埃及等10个国家开展三期临床实验,目前已经接种5万余人。接种人群样本量涵盖125个国籍,各方面进展在领跑全球,得到了国际社会广泛的认可。现在已有几十个国家向国药集团中国生物提出新冠疫苗的需求。

  针对病毒是否发生变异的问题,田保国介绍,新冠病毒有变异,但是变异不大,属于正常范围的变异的积累,没有对疫苗研发造成实质性影响。他还提到,有实践证明,我们正在试验中的疫苗能够有效中和发生变异的新冠病毒。在后续工作中,科研攻关组将密切跟踪病毒变异情况,及时研判,为我们的疫苗研发团队提供及时预警和参考作用。

  科研攻关组疫苗研发专班工作组组长、国家卫生健康委科技发展中心主任郑忠伟表示,预计到今年年底,中国新冠疫苗的年产能可达到6.1亿剂,明年中国新冠疫苗年产能会在此基础上有效扩大。

  郑忠伟表示,中国新冠疫苗价格坚持企业主体定价,但坚持以下原则:第一,公共产品属性原则,定价一定不是以供需作为定价基础,而是以成本作为定价基础;第二,以大众对新冠疫苗的接种意愿和接种需求来开展定价。因此,中国新冠疫苗的定价一定是在大众可接受的范围内。

  此外,郑忠伟表示,我们在向全球提供疫苗的时候,一定会给出公平合理的价格。而且对一些不发达国家或一些发展中国家,我们还可以通过援助的方式来实现这些国家新冠疫苗的可及性和可担负性。现场,外交部国际司二级巡视员赵星也指出,我们将继续同国际社会、各国、各国际组织共同努力,维护世界人民的生命安全和健康。

  国药集团中国生物两支灭活疫苗已纳入紧急使用范围,综合抗体阳转率均达100%

  刘敬桢表示,2月1日,国药集团中国生物作为牵头单位,获得了科技部国家重点研发计划公共安全风险防控与应急技术装备重点专项灭活疫苗项目的紧急立项。4月12日,武汉生物制品研究所研发的新冠灭活疫苗获得了临床试验批件,并同步开展国内一二期临床试验。4月27日,北京生物制品研究所研发的新冠灭活疫苗再次获得临床试验批件,为新冠疫苗的研发加上了双保险。国内一二期临床研究各年龄段共计入组4064人,揭盲结果显示:疫苗接种后安全性好,不同年龄、不同程序、不同剂量疫苗接种后均产生高滴度免疫应答,两支疫苗按照零28天程序接种两剂后,综合抗体阳转率均达100%。

  他透露,当前新冠灭活疫苗正在全力冲刺阶段,国药集团中国生物疫苗研发是万里长征还剩最后一公里,在三期临床试验取得安全性和保护力数据后,疫苗经审评获批就可上市。实际上,目前国内已经开始了紧急使用,国药集团中国生物的两支灭活疫苗均纳入了紧急使用的范围。目前,中国生物已做好大规模生产准备工作,北京生物所、武汉生物所两个新冠疫苗P3生产工厂已经建设完成,明年产能可能将达到10亿剂以上,能够保证安全充足的疫苗供应。

  郑忠伟介绍,就以前已经研究或者现在已经掌握的新冠病毒的一些特点来讲,我们把新冠病毒未来的接种人群大致划分为三类,即高风险人群、高危人群和普通人群。

  高风险人群,主要是指一线医疗防疫人员、边境口岸的工作人员,还有由于工作原因必须要去高污染区域或者国家的人员,还有要保证城市的基本运行的一些工作人员。高危人群,主要是指老人、儿童、孕妇以及患有基础疾病的人群,这类人群一旦感染新冠,出现重症或者危重症的比例远远大于其他人群。其他就是第三类人群。“不管在什么区域,只要符合这样的人群特点,都是优先考虑接种的。”郑忠伟说。